作者:牛顿先生  联合作者:洪七公  制图:陈可凡

一项革命性的新技术,往往会带来一次商业文明的范式转移。

但在这种范式转移真正落地进入我们生活之前,也往往因为看不清晰而被戴上了各种各样的“大帽子”,吹起了一个个泡沫。

随着泡沫的破灭,人们才会脚踏实地,逐渐探出新范式下的地图。

1991年诞生的万维网如此,2008年初露的区块链亦是如此。

伴随着加密货币市场半年来的熊市,能明显感觉到行业里思想的枯竭。

虽然还有很多人坚守着,但他们也难免在夜深人静时坐在楼下的长椅上问自己,行业里的那些预言到底会不会成真?

是啊,很多问题都经不起推敲,之前的人都是喊了一波口号,却从来没给过证明。

人们都喊“区块链会改变生产关系”,“公司制会被颠覆”,但没人能说清楚,新的生产关系到底长什么样,公司制为什么会被颠覆,颠覆它的组织形式是什么;

人们都喊“区块链是开启新世界的虫洞”,“区块链世界是平行世界”,可是什么属于老世界,什么属于新世界,新世界到底长什么样子,有哪些关键特征,也从没人勾勒过;

甚至有一天,大家开始怀疑,信仰的“区块链”和“通证”到底有没有那么大价值,区块链和通证到底改变了什么?

没有方向,只能到处碰壁,磕的头破血流也不一定找到出路。

而这些问题,恰恰是整个区块链行业,通证领域发展的方向!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会尝试通过6个问题,13幅图来给大家勾勒我看到的新大陆。

*先来个全景图方便大家理解,不过不用着急啃透,后边会逐步展开讲述。

01 第一个问题,哪些资产属于新世界?

前几天去参加一次闭门活动,著名经济学家、“改革四君子”黄江南分享了一个观点,数字资产,就是数字的资产化,和资产的数字化。

当时听完我觉得特别棒,这句话分明指出了未来的方向啊。

我立即将这句话分享到我的社群里:新世界就是数字的资产化,旧世界就是资产的数字化。

这句话在描述新世界时,却没有生造新词汇,实在很难得。所以大多数人都秒懂这句话的意思,可大家却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兴奋。

因为这句话依然不能给产业落地做出实质性的方向指导,无论是数字的资产化,还是资产的数字化,都偏常识,所描述的领域没有特别精确的定义,甚至还有很大重合、歧义。

比如,音乐完全以比特形式存储,所以音乐的资产化是数字的资产化吗?可是我们早已经承认音乐是一种资产,并有非常完善的一套体系,难道它不算资产的数字化么?

我意识到关于新世界和旧世界,我们需要更精确的定义,能够泾渭分明而不是模棱两可。

所以,我们暂且将这个问题放一放,先来从源头看看为什么区块链出现后,大家会提出“新世界”这个概念。

02 第二个问题,区块链到底改变了什么?

当我们在思考区块链改变了什么之前,我们先来思考下区块链对比互联网世界(区块链出现之前的互联网世界),哪里改变了。

区块链世界的1个比特,和互联网世界的1个比特有什么区别呢?

举个现实的例子,我们在微信上的聊天记录被保存在腾讯的服务器里。如果腾讯愿意,它可以把你发给女朋友的一句“我爱你”改成“分手吧”,也可以把你发给老板明天请假的信息删掉,而这一切操作如果做得漂亮,甚至都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到了区块链世界就不同了,因为每一个比特都同时被存储记录在各个节点上,再也没法随意的增删或者修改。

用现在大家比较熟悉的话来说,就是不可篡改,易存储,易证伪。

但我更喜欢用一个词来概括:确定性。

在之前的文章《共识是什么?通证是什么?》里,我曾经谈到合约是共识达成的证明,而人类社会“想象中的现实”便是在共识的基础上进行搭建。

所以,区块链的本质在于:增强合约的确定性。

这种确定性具象体现为以下几个方面:合约对象的确定合约规则的确定合约执行的确定合约奖惩的确定

这一点是创新的,之前的比特世界从来没有过的。

03 通证基于区块链技术运行,所以接下来第三个问题,我们来思考下:

通证到底改变了什么?

我在之前的一篇文章《货币已死,token永生》中,着重描述过通证的一大优势——降低交易成本。在其中,描述了通证突破时空限制,无限切割,快速等特性。

这里我们也用一个词来概括:流动性。

包括区块链世界赋予通证匿名保护隐私的特性,其实都是为了流动性在服务。

但是,token在计算机体系里已经被实践运用了很多年,从token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经有了流动性,只是缺少“自带信任”的普遍流动性罢了。

我们甚至可以说,所有比特世界的产物,都具有“不能普遍流通”的流动性。

通证真正的变化是“基于区块链发行”、“自带信任”,所以生而拥有区块链赋予其的确定性。

不是说流动性不重要,流动性是表层的那部分,很容易被注意到。但这一次变革,真正改变的是底层的确定性。这个确定性,才是普遍流通的基石。

所以,通证的本质在于:基于合约确定性之上的普遍流动性。

注意,一定是基于确定性之上的。

04 以上,我们能发现确定性是最革命性的一点。

那么,第四个问题:

究竟哪些资产需要确定性?

坦白说,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

因为资产的概念范畴实在太大,甚至现在全球也没有一个绝对统一的定义,分类方式更是五花八门。

直到有一天,我在梳理共识与通证之间的关系时,才突然茅塞顿开。

我在《共识是什么?通证是什么?》一文中曾经这样解释到,为什么通证比过往的证明更好:

通证是比特世界的产物,能最大可能的摆脱原子世界各种自然规律的限制,更大程度还原人脑中意识世界的形态,但又免去了意识世界中可以随意修改,没法被见证等缺点。

不难发现,在人类日常活动的宏观世界里,我们所面对的每一样东西,都是确定的;薛定谔家那只猫,在日常条件下,也呈现为无限接近确定性的状态。

而意识世界更需要确定性,所以我们创造了比特世界来还原意识世界,创造了区块链来增强确定性。

可以说,所有被人类想象出来的东西,都需要确定性。

所以,我们可以确定:

所有意识世界的财富,不论以前用哪种形式承载,以后都将用区块链来承载。

05 当我们搞明白了谁需要确定性,再回过头来看第一个问题:

哪些资产属于新世界?

我们可以将资产按照构成形式的不同来进行分类,划分为由一个个原子构成的“原子资产”,和由一个个比特构成的“比特资产”。

另外,对于一项资产,除去判断WHAT(它是什么)之外,还需要判断WHOSE(它属于哪个主体)。

所以我们可以简单分为如下四个部分,原子资产,比特资产,以及他们分别对应的从属关系。

其中,从属关系这部分需要注意,因为从属关系表示的是一个资产属于一个主体。

主体除了人,还有可能是组织,如大家所熟知的公司。而公司又是一种资产,又有着它的从属关系,一层套一层。

另外,从属关系也是意识世界的东西,也需要确定性。

说到这里,一下子就清晰了:

原子资产属于旧世界,但是会通过token将从属关系映射到新世界,这也是大家口中常说的“通证化”。

比特资产属于新世界,它的从属关系也会从比特世界中自然生长出来。

通俗讲,一栋房子是原子世界的事情,这块土地属于谁这件事则是意识世界的事情;

只不过从前没有计算机和区块链,人们只好用纸张来记载罢了。但是,大的趋势不会变,房子“属于谁”这件事,以后也一定会被记录在区块链世界里,会被通证化。

不过,说到比特资产,很多人还是有些懵逼。

毕竟品牌、货币虽然都是我们意识世界想象出的东西,但是也一直在所谓的旧世界中有很完善的估值体系。它们怎么就属于新世界了呢?

但这恰恰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常识未必正确。

相对于打破常识的痛苦,能够辨别哪些东西永恒、哪些东西速朽的能力,显然更有价值。

例如,货币之前虽然经历了贝壳、金属、纸等各种各样的形式,但它的本质是记录“财富属于谁”这件事的,是明明白白的意识世界的东西,所以最终一定会走向比特世界。

因为基础设施的不完善,它们有时候会屈居其他形式载体;但这些都是暂时的,我们想看到真相,就一定要有终局思维,又叫做:

站在历史的角度,用上帝的眼光看问题。

比特资产承载形式的每一次变化,其估值模型和流通模型都会发生大变革。

伴随着音乐从唱片走向互联网,乔布斯就曾将音乐的价格机制全面推翻重构,他将iTunes Music中的每首歌,不论创作者,不论歌曲长短,不论受欢迎程度,统一价格为2美金;这一行为也直接影响了全球的音乐产业。

而估值模型和流通模型的变革,也是我称之为新世界的原因。

06 我们知道了哪些属于新老世界,那么第五个问题:

“比特资产”跟 数字的资产化”、“资产的数字化”之间是啥关系?

其实这个关系很好总结,“数字的资产化”本身都是比特资产,“资产的数字化”部分属于比特资产,以前暂时性的使用了原子的载体,还有部分本就是原子资产,在数字化的过程中,需要将从属关系映射到比特世界。

但要注意,并不是所有的原子资产都值得数字化。

比如,一粒沙子,一个一次性纸杯等等,将来都很可能到不了数字化那一步。

而房子、车子之类高价值,且容易做到原子世界与比特世界一一对应的资产,更值得数字化,将资产的从属关系映射到比特世界。

这种“脚踏两条船”的情况就容易让大家犯晕,所以我们来举一些例子。

· 房子:对于绝大多数为了居住需求的房子而言,毋庸置疑的原子资产;

· 黄金:黄金是一种古老的货币,它本身有一定的工业属性和饰品属性,但更多的是货币的金融属性。所以它应该是比特资产的比重更大,但同时也有原子资产的部分;

· 品牌:完全由人类想象出,毋庸置疑的比特资产;

· 行为数据:之前甚至不被大家认为资产,交易更多的也是在冰山之下,这部分属于数字的资产化;

· 公司:这便是我们上边所谈到从属关系中的特殊情况,主体不是人而是一个组织,也即“法人”,而主体本身又是一种资产。公司这种资产需要判断它所拥有的是哪一类资产,如果拥有的更多是原子资产,如万科,则原子资产的比重更大。如果拥有更多的是比特资产,如阿里巴巴,则比特资产的比重更大。

07 说到这,也已经回答了一部分我们的第六个问题:

公司制会被颠覆吗?

就好比电动汽车与燃油汽车一样,电动汽车的上路并不意味着燃油汽车立马全部消失。

在可以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公司制依然会存在。

但公司制之后,会有下一个新的协作形式出现吗?会且一定会。

公司制天生有它的不完美之处,我们不要忘了最早的股份公司便是A想要抢劫B,便去找C借钱,然后A与C一起分赃。

所以从股份公司诞生的那一刻起,他就注定了掠夺的本质。

每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其实都是野蛮的强盗。

然而,在这种生长于区块链和通证,不同于公司制的新型组织里,我们看到了诸多与常识不符的现象:它不包含任何除自身外的资产,没有任何员工,更没有股份或者估值的概念它开源,但即使代码完整的被复制,组织的价值却不会因此受到任何损失它第一次符合了未来学家托夫勒在上个世纪80年代提出的“产消合一”的概念它在不损失每个人自由和利益的基础上,建立了竞争之上的紧密协作机制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它,我会选择“自由人的自由协作”;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表现这种新型的组织的意志,我会选择“每一个人的每一份价值都应当被尊重”。

所以,我称这类新的组织形式为“自协”。相对于“公司”,“自协”望文即可达意。

自协,是区块链和通证带来的最性感的部分,也是吸引很多有情怀的精英投入这一领域的根本原因。未来新世界的“BAT”也将从这里诞生。

自协,其实已经默默地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运行了10年。没错,就是比特币。

关于自协,是一个新的体系,在这里先不过多展开,我会在下两篇文章《从公司到自协,掠夺史的终章》《自协宣言:每一个人的每一份价值都应当被尊重》再仔细讲述这一尤物的故事,也欢迎有想法的人跟我探讨。

最后,我们将上述几个问题中一块块拼图连在一起,会看到未来世界的全貌。

比特币吹响了远航的号角,人们蜂拥出海,奔向想象中铺满黄金的新大陆;

凭借信仰航行到今天,整个产业陷入了迷茫:大家根本不知道新大陆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不是所有组织都要像比特币一样革命性,公司并非一无是处;

也不是所有的资产上链后,都能带来暴涨,比如对于原子资产只是换了个皮囊;

希望通过这张图,与你所做事情的对比,能够知道你所创造的是哪一类资产,有什么意义,最终能够到达什么地方。

牛顿先生

牛顿先生

非人为,不谈意义,只探规律。 人为,先究意义,再言规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