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是孟岩在“2018中国新经济产业领袖峰会暨区块链技术与通证经济产业发展论坛”的发言总结,首发于起风财经

目前区块链行业比较困难,监管严格、市场走低,有人问我,能给大家鼓鼓劲吗?其实2017年以来区块链乱象很多,受到监管是应该的,我们不应该只是凭空鼓劲,而应该仔细想想如何发挥区块链的作用。

现在有一些类似传统互联网的项目也在使用通证设计理念了,还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比如趣头条、火牛视频、驾图、布洛克城等。

趣头条上线不过两年,今年年初从腾讯融资两亿美金,现在在美国纳斯达克准备上市。火牛视频现在很火,不少人通过它赚到了可观的外快。驾图是专门做汽车大数据的,他们自己发行积分,现在增长也很快。布洛克城建立在公信链上,利用通证实现了快速的冷启动。

上述前三个项目都是中心化的,没有用区块链,但使用了通证经济的思想方法和技术手段,并且在短时间内抢到了宝贵的流量。

这些项目没发币、没融资、基本合规,而且前三个都跑在中心化系统上。中心化系统在可信任度上远不如区块链,但用户还是信任它们了,这给我们很深的启发,说明事情在变化,已经开始有一些企业自发自觉地向通证经济过渡了,效果相当厉害。

我们应该有信心,现在是时候去研究通证经济系统设计了。

设计好的通证系统很难,我今天讲下如何设计糟糕的经济系统,这里有三招,只要依着来,踩中一招能就设计出来一个糟糕的经济系统。

第一招,照抄比特币或其它币,直接拿来套用,这样99%能设计出一个糟糕的经济系统。

如果你居然没有照抄比特币,那没关系,你还有第二个机会,就是把互联网设计积分或游戏数值系统的经验照搬过来直接放在通证系统里,也能设计出一个糟糕的经济系统。

如果你竟然连前两招都学不会,那也没关系,你还可以拍脑袋设计一些关键参数,也能让你的系统失败。

你想连续三板斧都避开,最后竟然设计出来一个比较好的经济系统,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对这三点,我来分别解释一下:

第一,照抄比特币。这里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照抄已经发行的别的主流币也可以,今天只讲比特币。照抄比特币时,许多项目都会踩以下几个坑:单通证、通缩、无法估值、算力挖矿,只要做到这四点就很糟糕了。

单通证模型有什么不好呢?因为一个通证既做功能通证,又做权益通证。一个通证的二级市场价格总会有上升和下降的。当价值上升时,整个系统估值也上升,一切似乎很美好。但当它贬值的时候呢,大家就会纷纷抛出,交易活跃度也下滑。但这个时候一个糟糕的局面发生了,因为这个通证同时又被用来对整个生态估值,随着通证价格下降,整个生态系统的估值也下降,导致其中的交易也转而清淡,于是系统开始螺旋式的下滑。我们管这个叫做死亡旋涡。

第二个问题是通缩。刚才我们说,当通证价格上升时,一切似乎很美好,但其实也不那么美好。因为比特币是个通缩模型,价格上升,也没有增发机制来平抑,因此导致了严重的通缩倾向,大家就倾向于存储而不是使用。可是不要忘了,大多数通证是需要流转才有价值的,如果大家都存储起来不流转,它的价值就会受到限制。

结果是怎样呢?结果是上升有顶,而下跌无底。

那各位可能要问了,照你这么说,比特币应该很失败啊,可是现在比特币至少还是挺值钱的啊。这就要说到第三点,比特币的不可估值特殊性。作为第一种加密数字资产,比特币刻意模仿了贵金属,成为一种无法估值的资产,并且经过了近十年的努力,比特币已经获得了广大社群的认可,成为加密数字世界的本位币种。这种特殊地位是很难复制的。比特币可以,其他大多数通证都不可以。而你自己设计一个靠近应用的通证,竟然也敢搞成无法估值的样子,那当然很容易就变成糟糕的设计。

算力挖矿也是许多人想都不想就采用的思路。一切通证奖励的总原则是根据贡献分配通证,根据通证分配权利。比特币认为诚实记账是贡献,所以应该度量诚实记账的行为,然后分配通证。但是如何度量诚实地记账呢?很难做。因此,中本聪换了一个思路,不是度量你诚实记账的努力,而是度量你为了获得记账权所付出的代价,这相当于你给自己的诚实记账押上的保证金。你押的保证金多,获得记账权的机会就高。等你记完账,别的节点是可以检验的,如果记了假账让别人发现了,账就可能作废了,你的保证金统统打水漂,这是对你很大的惩罚。

这是个很巧妙的设计,而且其思路极其值得学习研究。但其他大部分经济系统根本不考虑自己的具体情况,二话不说拿过来就抄抄抄,还发明出一大堆所谓理论为自己辩护,这就是糟糕设计的直通车。为什么你不应该照抄算力挖矿?因为绝大部分通证系统中对于贡献都有特别的定义,你应该根据自己对于贡献的定义来设计挖矿机制,动不动就算力挖矿,这是想象力贫乏的结果。

第二,照搬互联网积分和游戏设计。我自己最早设计经济系统时,就曾向游戏设计专家请教,很有启发,但同时也意识到游戏数值设计与通证经济设计系统差距很大。

另外,传统互联网积分设计很不严格,越大公司越不成体系,一是多头管理,不同部门可基于不同需求发放积分,没有统一规划。二是单一出口,那么多部门都在发积分,通常只有一个叫“商城”的部门兜底回收积分。这样的经济系统很容易出问题,积分通常会超发,发放出的积分如果都来兑现权益的话,这个公司可能要拿出几千万甚至几亿的资金来兑现。而且因为无钱兑现,他们往往会想办法抵赖,修改规则。

但是,传统互联网人并不重视这一点,他们会认为,如果我不能享受超发的权利,如果我不能朝令夕改,予取予夺,不能占便宜、占好处,我为什么要发积分?

这种思路和做通证经济的人思路是完全相反的。搞通证经济要以诚信为本,就是任何人都不能愚弄他人,而且用密码学算法为彼此的诚信作保证。通证经济的威力根源就在这里。你从一套尔虞我诈的体系里拿过来的经验和设计,用到朗朗乾坤、河清海晏的世界里,那能有好结果吗?

最后一个也是做互联网积分和游戏数值设计经常采用的设计,就是撒胡椒面。买十块钱的东西给一个积分,这点好处有用吗?几乎不会带来任何激励。而发放通证激励的基本原则是希望用户为了得到积分而改变他的日常行为。撒胡椒面这种做法显然违背这个目的,是糟糕的设计。

第三,拍脑袋式的定量参数设计。通证经济系统设计中有动有静,静的是结构,动的是量化参数。结构层面要健康,关键是遵循价值回路原则,这里不展开。如果你设计出来一个通证体系,发现整个结构是合理的,那已经很不错了,但不代表它是个优质的经济系统,因为还有量化参数的选择和设定。通证多少比例给了A?多少比例给了B?我们把量称为参数,如果参数调的不好,整个系统还会陷入大麻烦中。

举个例子,我们针对某一个著名的权益性通证做了一个定量分析。借鉴了耶鲁大学一个团队提出的估值模型,我们用了一个工具,使用户可以在系统上调节参数,可以调整分红的比例、挖矿时解冻的比例。调整完参数后,可以迅速看到该通证内在价值变化的规律。

我们试出来结果很有意思,当分红比例是0.5,挖矿解冻比例是0.5时,系统的估值是递减的,但只要解冻比例低于0.5,哪怕是0.499,系统估值都是增的。说明系统中有一个突变点,过了这个点估值就会滑落。

这规律是否正确有待检验,但这是我们对通证经济量化做的一个尝试。

这个实验证明了量化分析非常重要,光定性分析还不够,哪怕整个模型设计的都对,但参数选择不当,也会使模型由上升变成崩溃。

如果不仔细做定量分析,光靠拍脑袋设计,大概率会设计一个糟糕的经济系统。

所以,想设计一个糟糕的系统还是很容易的,照抄、照搬、拍脑袋,这三点任意一点都足以致命。

孟岩

孟岩

“通证经济”概念提出者; 通证思维实验室发起人; 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 CSDN 副总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