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经济学茶话》是牛顿先生与黄江南教授关于观念经济学、区块链等主题进行的对话整理,本文是第2话。

对话人:

黄江南:著名观念经济学家;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旭珩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和君创业董事局主席。

  • 在上世纪80年代,黄江南与王岐山、朱嘉明、翁永曦四人被称为“改革四君子”。他们为中央合作撰写了一系列关于改革和经济发展的报告,分析预测了1980年中国经济衰退的危机,并给出危机对策;
  • 黄江南是莫干山会议的发起人之一,这场会议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一次关键会议。
  • 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布局的同时,黄江南率先提出、并开创了“观念经济学”理论体系。

牛顿先生:通证思维创始人;《观念经济学茶话》主理人;自协提出者;区块链行业知名KOL。

  • 牛顿先生书写了多篇“10万+”雄文:《黄金是最大的空气币》,《货币已死,token永生》等,包括描绘人类新型组织形式的《逃脱奴役之路:自协——自由人的自由协作》。

以下为对话实录:

黑白过渡说:白与黑之间的过渡态不可忽视

牛顿先生

这两年关于比特币的讨论很多,大家争议点比较大的就是比特币是不是货币。上次我们聊到了思维方式,那从底层的思维上老师会怎么拆解分析这个问题?

黄江南

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不是一个非白即黑的世界,实际上任何事物都是一个由黑到白的逐步过渡。特别是在人文社会中,事物有黑有白,也有很多中间过渡形态。

在宏观物理界,这个世界大体上是一个“是”和“非”的关系,或者说是一个“黑”和“白”的两极世界。物体的物质性质和状态是固定的,要么在这个阶段这个状态,要么在下个阶段下个状态,它们都有明显的物理标准。所以物理学的事物,都可以用物理标准作测度,而这些测度的结果大多都是非此即彼的,比如长度、温度等。

但是在人文社会中,这个世界不是一个非白即黑的世界,所有事物都有一个由黑到白的逐渐过渡。在人文世界中,人们的意识活动是受观念支配的,而人的意识活动又是非常复杂,难以找到测度,并经常变化的。例如信仰,有的人坚信不疑,为它可以舍弃生命,有的人坚决不信,为了反对它也可以牺牲生命,但是还有些人模棱两可,偶尔信一下,但心又不很诚。各种观念状态在人群中都有存在,在信和不信之间,有多种中间状态。

再说回货币,在经济学中,我们知道最典型的货币是什么,也知道在市场中完全没有货币性质的货物是什么。但是有很多东西具有一部分货币的性能,有时候可以当货币流通有时候又不能流通。只要我们给货币的功能和性质下一个定义,就会看到按照这个定义,由不同的商品所具有的货币功能和性质的强弱组成了一个长长的链条,在链条的这一端我们说它不是货币,在链条的那一端我们说它是货币,那两端的中间很多商品具有货币的性质,可以承担某些货币的功能,他们之间货币性质的功能又有强有弱,这就是黑与白之间的过渡态。

现在我们来看现金,就其货币性质来说肯定是最强货币了。对于M1,我们普遍认为也是货币,但实际上其货币性质的强度已经比现金稍微弱了一点。M2货币的性质就又弱了一点,M3有人认为是货币,有人不认为是货币,它也不过是比M2的货币性质弱了一点点而已。如果再看M4、M5……货币的性能一步步更弱。这里讲的弱,就是一般货币的性能和功能更小,直到我们认为完全没有货币功能的时候,就是单纯的货物。

其实最单纯的货物,它可能也有一点点货币属性,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也可以进行流通。比如,欠债的人还不起,最后债主不得不接受用汽车抵债,在这种情况下,汽车也已经有了货币作为清偿物的属性。

这样的认识论我们称之为“黑白过渡说”。它是我们对现代经济学分析的思维方式,也是我们观念经济学的哲学观之一,这个哲学观将会体现在我们很多理论分析和结论里。

观念经济学认为:价格不唯一,是主观认同的结果

牛顿先生

但是在传统经济学中,很多都是唯一的没有您说的这个过渡态。比如说经济学家们总在找供需平衡点,市场最合理的价格等,从观念经济学的角度怎么看?

黄江南

是的,在传统经济学中均衡价格就是唯一的。需求与供给曲线两个相交得出一点,这一点就是均衡价格。就是说,我们传统经济学给出的价格是一个固定的唯一价格。你可能会说,从长期来看是动态的,但是从一瞬间来看,只有这唯一的一点。

但从观念经济学来分析,就错了。特别是观念产品的定价它可以是唯一的,也可以不唯一,而且通常不唯一,即使在一瞬间,价格既可以定十元也可以定一百元,也可以定一千元。价格定一元,自然有一元的思考,定一百元也有一百元的思考。这背后的思考是什么呢?某个观念产品定在价格较低的1元,是为了争取更多的客户,不在乎现在能不能挣钱,在乎的是能够吸引多少客户来消费。如果把价格定在一百元,可能是因为这个价格在当前能够取得最大的收益,定价一元的时候可能发展了50个客户,定价一百元的时候可能只发展了一个用户,但是收入比定价一元的多了一倍。要是以客户数量为标准来衡量,定价一元合理,要是用收益水平衡量,定价一百元合理。所以,一元和一百元哪个更合理呢,取决于企业追求什么,企业价值标准取向是什么。不难发现,它们不是一个客观的标准,而是一个主观的目标,不同的标准下价格可以有很大不同,那么观念产品怎么会有唯一的价格结论呢?!

实际上到了观念时代,所有产品的价格都不是唯一的,都是根据生产者的策略需要选择的。360说我的软件产品免费,因为这是我的经营模式;微软对他的软件收费,也是他的商业选择。当微软的一份软件收费110美金时,人们会问,为什么不是90美金,为什么不是130美金,因为110美元就是微软的商业选择,是微软综合考量的结果,这个价格不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他的软件有专利,没人跟他竞争。既然这个价格是选择的结果,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唯一的。也就是说在观念经济学看来,我们今天的社会有很多结果不是唯一的,可以是多种结果,而且多种结果都有合理性,都是可取的。

牛顿先生

既然价格不唯一,又完全是来自于很多个人的主观,乍一听给人很混乱。作为经济学研究者,我们能在哪些点上帮大家理清思路呢?

黄江南

我们来揭示这个规律。比如说我告诉你决定观念产品价格的最主要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客户,一个是当期收益。可能还有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如社会公德,消费者满意度等等,但这些影响都很小,我们在考虑时把它舍去,留下两个最主要的因素。

我们分析价格上升到在哪一个点之后,客户和收益都不增反降,那这就是这个产品的价格上限,这个价格之上的所有区间都不在定价的考虑范围之内。而价格低于哪个点之下,客户数量便不再增加,但收益显然会因价格下降而减少,这就是这个产品的价格下限,价格选择不能低于这个价格。于是得到了一个价格合理区间,在这个区间里到底选哪个点的价格,是由经营者策略决定的。但是观念经济学的理论会告诉你,选择较高的价格会怎么样,选择较低的价格又会发生什么情况。而不会告诉你哪一个价格是最佳价格,是一个绝对价格。这种绝对价格在工业社会的市场中存在,但在在观念社会的市场中已经不存在了。

这就是观念经济学新的价格理论,我们称之为“区间策略价格”。这部分的内容很多,我们将来专门开一课来讲观念经济学的价格决定,因为经济学首先就要回答价格决定。

经济学的理论是大数理论

牛顿先生

好,今天先不展开,下一次我们找个时间专门讨论这部分。说回刚才非黑即白的问题,也是因为这种黑白相间的过渡态很多,很多理论模棱两可,所以很多人认为经济学不是一门科学,这一点您怎么看?

黄江南

自然科学的理论要求不能够被证伪,就是说一个实验不符合了,这个理论就算是失败。哪怕99个都成功了,有一个不行,这个理论就不合理。

但是在经济学会有很大不同,经济学的理论应该是大数理论。经济学的理论在实践中永远可以找到它的反证,最精妙的经济理论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地适应现实社会,总有不适合的现象存在。那么什么叫经济理论?能够符合大多数经济现象的理论,就是经济理论。当一个理论对现实的适应性越强,其理论性也就越强。

虽然经济学做不到百分之百的与现象吻合,但是经济学也必须告诉大家,那些经济现象中都有什么规律。比如,在一个事件上如果70%的人,都会遵循的规律,我们就要把这个规律告诉大家,你不能说30%其行为不符合你的规律,这个理论就没有意义了。当你的理论告诉人们,经济活动中有70%的人会这么做,但并不排除还有20%、30%的人会那么做,这个总结本身就是有意义的,比你什么都不知道要强很多。因为当知道大部分人会怎么做的时候,也会有助于你的理解和决策。

所以在经济学上,不能说举出相反的个例就可以推翻一个理论,我们一定相信各种经济理论都有与其不符的个例存在。我们只是研究经济学的规律是否符合或者是否揭示了社会的主流趋势,这就是大数定律。在经济学的研究上永远不要追求百分百的完美,因为这样的完美理论根本就不存在,因为经济学研究的对象——人及其观念从来就不是完全一致的。从客观上来讲就不存在。

牛顿先生

我来做个总结,在观念领域基本不存在非黑即白,大量事物都处于过渡态。基于这个思维,我们会发现,价格不是唯一的,经济学也不像自然科学那么绝对。

黄江南

这些哲学思维在我们观念经济学都会贯穿进去,在很多时候我给你的不是一个点或者一个唯一结论,而是一种方法,是一种规律。而且讲这种规律的时候也会说明,在一定条件下它是存在的,超出一定条件就变化了。随着因素的变化,规律也在变化,那么这个变化本身也是规律。观念经济学不是僵硬地讲一个规律,认为所有人都会遵从这个规律。大家习惯于理论告诉我们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而我们认为在经济学中没有这样的事情。

黄江南

黄江南

著名经济学家,“改革四君⼦”之一,《观念经济学》理论创建者,莫⼲山会议发起者之⼀; ⻩江南先⽣为中国从80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建⾔献策,提供过上百个改革和经济发展策略的报告。数字资产研究院理事长,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旭珩资本董事长; 曾任联合国⼯业发展组织中国环保项目国际协调官,中国光⼤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多家美国NASDAQ上市公司董事、董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