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经济学茶话》是牛顿先生与黄江南教授关于观念经济学、区块链等主题进行的对话整理,本文是第1话。

对话人:

黄江南:著名观念经济学家;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旭珩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和君创业董事局主席。

  • 在上世纪80年代,黄江南与王岐山、朱嘉明、翁永曦四人被称为“改革四君子”。他们为中央合作撰写了一系列关于改革和经济发展的报告,分析预测了1980年中国经济衰退的危机,并给出危机对策;
  • 黄江南是莫干山会议的发起人之一,这场会议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一次关键会议。
  • 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布局的同时,黄江南率先提出、并开创了“观念经济学”理论体系。

牛顿先生:通证思维创始人;《观念经济学茶话》主理人;自协提出者;区块链行业知名KOL。

  • 牛顿先生书写了多篇“10万+”雄文:《黄金是最大的空气币》,《货币已死,token永生》等,包括描绘人类新型组织形式的《逃脱奴役之路:自协——自由人的自由协作》。

以下为对话实录:

唯心唯物论是中国近代哲学的独创,并把学术问题上升为政治问题

牛顿先生

老师你说过“面对神经疾病,有的科学家从人脑的细胞结构中寻找病因,这是物质主义的病理分析和治疗手段;另一些科学家从心理角度寻找病因,用心理学的方法治疗病症,这是观念主义的病理分析和治疗手段。”

这段话这里的物质主义和观念主义,可否理解成哲学上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

黄江南

你说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不是世界哲学界通行的概念,而是我国哲学界创造出来的特有概念。只要你去英文哲学原著里看一下,就会发现根本不存在唯物和唯心这种学术概念。

唯心主义在英汉词典对应的是idealism,其中没有“唯”的概念,也就是说它并不排斥物质,“唯”是中国近代哲学界强加上去的。只有中国的哲学里,在观念主义的前面加了唯,这样中国哲学界的提法,就与世界哲学界分道扬镳了。世界哲学界本来谈的是一个分析方法,一个认识论的方法论,一旦加上唯就变成了宗教。变成只有己方是正确的,其他哲学认识论都是邪教。世界哲学界也没有唯物主义,在字典中与它对应的英文是materialism,前面没有唯的概念。

就像人们会把物体划分为固体、液体、气体,也可以直接以分子原子层面划分为有碳和无碳,哪种分类都不算错,都是人类对研究对象的一种划分方式罢了。传统哲学按物质主义和观念主义划分,近代哲学也有许多别的形态划分方式,无论哪一种学术形态都是人类对世界的理解方式和划分方式。如果在各类学术观念上冠以“唯”字,就变成只有我没有你了。

所以,第一,我们要批判唯物和唯心的这种提法,因为这种提法以一方否定另一方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不科学的;第二,我们这个世界既有用观念主义解释的一面,也有用物质主义解释的一面。

牛顿先生

那为什么唯物主义唯心主义,在中国这么深入人心呢?

黄江南

因为国内的人从接触哲学开始,就被灌输在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斗争这样的哲学观中长大的,但是这样一种哲学观并不是世界哲学界已有的哲学观,而是中国哲学界自己创立的哲学观,而后又被政治化了,认为只有唯物主义一种认识论是正确的,其它的认识论都是错误的,并且把一个哲学认识论的问题上升为政治正确的问题。如果说你不是唯物主义,你首先在政治上就错了。

意识形态只有先进和落后之分,并没有真理和谬误之分,比如宗教是没有哪个教真理的,只能说你相信哪个教。当把唯物主义上升为信仰的时候,也就把哲学的讨论宗教化,如果你不是唯物主义者,那你就是异类,就变成了敌我的问题,不相信唯物论者就是敌人。

其实哲学认识论上有各种各样的分析方法,学术冲突也不是敌我矛盾。没有敌和不敌,只有先进和落后、正确和非正确的差别,甚至在有些领域连正确和非正确都没有。比如说美,有人说高鼻子美,有人说低鼻子美,哪个正确?这是偏好问题,再比如说美术界,这个流派是以肥为美,画出来都非常胖,那个流派是以瘦为美,画出来都很骨感。他们就只是流派的差别,不是政治问题。如果上升到政治问题,喜欢胖的人就必须认为喜欢瘦的是敌人,而且还要消灭对方,不允许对方的存在。

所以,我们要从哲学层面上澄清这些问题。这也关系到我们如何树立哲学前提,从哲学角度怎么认识这个世界,怎么认识经济理论,观念经济学,究竟循着一种什么样的哲学观?

不同对象,不同阶段,不可削足适履

牛顿先生:

那么观念经济学的哲学观,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反对“唯”,从而承认世界的真相不止一个,真理的对立面也可能是真理这样的“平行逻辑”呢?物质主义和观念主义以哪个为主,是否存在谁是源头的问题?

黄江南

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了,物质主义和观念主义都是认识理解世界的方法和方式。物质主义的分析方法认为,事物是由物质本身的运动和发展决定的,包括观念也是由物质决定的。而观念主义是另一种分析方法,认为很多事物是由观念的运动决定的,是以观念为起点去认识世界分析问题。

人们盖一座新房子,是先有新房子的观念,还有先有房子这个物质?从过程来看,首先得由设计师设计一个新房子,设计师先把新房子在观念上设计出来,然后再根据这个设计去盖房子,所以肯定是先有观念。在盖新房子这个过程中,就是一个观念主义的过程。

当设计师用什么样的建筑观念,是亚洲风情的,还是欧洲古典的,还是美国乡村的,不同的观念当然就形成了不同的设计。观念是因,房子是果。你设计的是美国乡村的,最终的房子就是美国乡村的。设计的是亚洲风情的,房子就是亚洲风情的。根据你选什么样的设计师,就决定了房子最终的风格,所以在这一个事物的分析中,它实际是观念主义的。

但是在另一过程中,事物的因果又反转过来了,设计出新观念图纸的设计师,怎么会形成这样的一个设计思想合设计风格?那么在他的学习过程中,显然看过很多房子的样式,以至于形成他自己的设计风格。一个从来没有看到过欧洲的人,他一定设计不出欧式的建筑,如果一个欧洲的设计师长期在亚洲生活看亚洲建筑,他才可能设计出亚洲风情。那么事物在这一阶段中,又变成了物质决定观念。所以应该先搞清楚研究的是什么问题,如果你研究的是设计师怎么养成的,你就应该用物质主义的分析方法。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观念主义,也没有绝对的物质主义。也就是说,不是所有事物都是物质主义统领的,也不是所有的事物都是观念主义统领。物质主义的分析方法和观念主义的分析方法,都是人类认识世界和创造世界的途径和手段。因此,两个主义都有各自的逻辑,两个分析方法都是人类思想的结晶,人类实际在思维过程、创作过程和活动过程中,是交替的使用这两种主义的。

牛顿先生

是的,这个和现在自然科学的发展也是相通的。之前人们一直相信以物理学家牛顿为代表的还原论,认为所有事物都可以通过拆分成最小单元的组合的方法来理解,而凝聚态物理的突破带来了演生论。很显然两种理论在不同前期下都有其道理,各有适用范围。

那么,马克思究竟是一个物质主义者,还是一个观念主义者呢?或者说,对于一个思想家、哲学家来说,他的第一属性究竟是物质的还是观念的呢?

黄江南

一些人说马克思仅仅是一个物质主义者,或者说唯物主义者。然而,马克思对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构想,就是先于物质条件的存在,由一个观念主义的分析方法形成的对为未来社会的构想。社会主义思想的出现本身先于物质,是马克思思想的结晶,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思想跟物质主义没有一点关系。是马克思的学术研究,特别是消灭剥削消灭压迫的先进的人文主义的研究,推导出人类今后要进入一个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社会形态。

有人说毛泽东只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毛泽东也说过人定胜天,也说过小米加步枪能打败飞机大炮。从物质主义的角度,小米加步枪怎么可能打败飞机大炮呢,一定是大炮打败小米加步枪。那么毛之所以说小米加步枪打败飞机大炮,就是因为拥有小米加步枪的红军是正义之师。正义是什么呢?正义是观念。在这个问题上,毛认为观念是决定性因素,所以小米加步枪虽然是落后的武器,但落后的物质可以战胜一个不正义的先进的物质。所以在这里就不是物质决定论,不是绝对的飞机大炮决定胜败论。

毛主席提出过很多思想,例如“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例如革命的理想和精神,这些也是观念主义的方法论,是对观念的崇尚。

所以说人类实际上一直在交替的使用观念主义和物质主义,两种主义是一个互为因果的轮换关系。

牛顿先生

当下物质主义盛行,是否跟我们所处的这个历史阶段有关系,有没有特定的历史土壤?

黄江南

这个要辩证的看。马克思声称他的资本论用的是materialism的分析方法,因为马克思的经济理论主要分析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或者说分析的是工业时代。工业时代,是一个materialism的时代,从整体来讲确实是一个物质决定论的时代。

在工业社会之前和工业社会之后都不是物质决定论的时代。工业社会之前是人决定的时代,比如你家有没有种地的劳动力,手工业者有没有手艺,这些都是人的因素为主的。你是一个有好手艺的工匠,就能做出好的产品来。所以说农业时代的产品是由劳动者的天赋和体能决定的,也就是说决定农业社会生产力高低的主要是劳动力的数量和能力。

到了资本主义人的因素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机器变得比工匠更重要,机器决定了最终产品。用这个机器就会产出这个产品,用那个机器会产出那个产品,机器不但决定了产品的形态,还决定了生产的节奏和效率。所以说在工业社会,生产力水平是由机器的数量和水平决定的。机器一定是物质的,这就使得在工业社会的很多社会事物的发展和缘起,确实更多的由物质决定。

但是你要从人类社会这个长河中再向未来看,就不是这样了。我们今天,生产力就不完全由机器决定了。写本小说怎么会是机器决定的呢,书写什么内容采用什么笔法,都是人决定,是观念决定的。甚至哪个企业的产品好不好,主要不是取决于工厂里的机器,而是取决于研发团队怎么样。例如,在手机生产中富士康用同样的机器为不同的厂家生产不同的手机,各种手机之间的价值差别,取决于其研发团队的水平,也就是观念水平。

所以说在工业时代用物质主义的分析方法,很方便也很合理。但是换了一个时代,还仅仅用前一个时代的哲学工具,就不一定行的通了。

马克思在分析工业社会的时候,大量的使用了物质主义的分析方法,但是一旦离开了工业社会,马克思要对未来社会进行研究和分析的时候,主要使用的是观念主义的分析方法。比如他对未来社会的分析和构造,都伴随了剥削是否合理,贫困是否应该消除,人类是否应该有平等权利等等观念价值判断的问题,起很多分析的出发点,是以他所崇尚的人类先进的观念标准出发形成的,所以马克思对未来社会的设计是从观念出发的设计。

马克思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大家都把生产力完全理解成物质,所以自然而然地,就理解成物质决定精神。当然在工业时代也确实如此,生产力主要来自于生产装备,所以一定是物质决定。但到我们今天生产力已经不仅仅是装备,假设对于不同的研发团队,提供同样的装备,最终的价值一定是不同的。真正决定生产力的变成了研发团队,变成了他们的创造力,所以现在就不要把生产力等同于物质。

实际上在很多年前,大家就说了科学技术就是第一生产力。那么相应的观念就是第一生产力,因为科学技术就是观念啊。不过科学技术之前更新的速度比较慢,可能100年才更新一次,很多人一生也活不了100岁,所以就忽视了科学技术,而只关注了生产装备。这里并不否定装备的决定性,因为在特定条件下,的确是合理的。

不管物质主义,还是观念主义,它们实际上都是思维的工具。我们不能把这些工具当做思维的目标,更不能把它们当做一个终极真理并神化,实际上它们是为人类思维服务的工具。

牛顿先生

那么观念经济学这一套理论体系,在实际学习、分析处理问题的时候,应当遵循什么样的原则呢?

黄江南

从哲学上来说,我不用一种主义去否定另一种主义,我不赞同“唯”。实际上这个世界上也不可能做到“唯”,所有被称为唯物主义的大师们都提了很多观念主义的思想,都有很多观念主义的精彩理论和精彩论述。

我们之所以把我们现在研究的经济学称为观念经济,是因为在当前和今后的社会中,观念产品和观念生产已经成为社会经济的主体。但对于观念经济学,一定不要认为它是一个唯观念主义的经济学,它在哲学层面,是利用人类世界一切有益的、科学的、先进的思维工具。观念主义和物质主义,不是相互排斥的,他们俩之间没有战斗,只不过是思维的两种路线和分析方法。

在这两种分析方法的应用中,主要要看分析对象,对于不同的研究对象,如果用错了分析方法,很难得出正确结论。思想武器是很重要的,就跟打猎一样,如果拿一支圆珠笔,怎么能打老虎,肯定是要用枪这样的工具。但是当你写小说的时候,给你一杆枪,把圆珠笔拿走,你也写不出来。用错了工具,就没法生产。应该用物质主义的分析方法时,非要用观念主义来分析,就得不到正确结果,然而当适合观念主义分析的方法的时候,非要拿物质主义的方法去分析,也只能得出谬误。

所以我们做观念经济的研究,绝不是仅仅依托于唯观念的哲学,当然也不是唯物质的哲学。对社会进行理论分析时,我们既要用观念主义的分析方法,也要用物质主义的分析方法,要看分析的问题对象是什么,根据对象的不同,交叉选择最适合这个对象的分析方法。

牛顿先生

我来对刚才老师的讲述做个总结,您看有没有理解偏差。

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都是中国哲学界的特产,是生硬的把学术问题升级为政治问题。正确的理解应该是,哲学上只有物质主义和观念主义,而它们都是人们理解世界分析问题的思路,没有对错,也没有非此即彼。我们要学会在面对不同的对象,不同的时间阶段上,选用合适的分析方法来进行问题分析,就好比对症下药才能有疗效一样。

黄江南

是的。观念经济学,不认同“唯”的存在,它既不是一个观念主义的经济学,也不是一个物质主义的经济学,是用人类所有认识的精华和积累,用所有的哲学手段来分析这个世界。我们认为这个世界既有物质决定的部分,也有观念决定的部分。

黄江南

黄江南

著名经济学家,“改革四君⼦”之一,《观念经济学》理论创建者,莫⼲山会议发起者之⼀; ⻩江南先⽣为中国从80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建⾔献策,提供过上百个改革和经济发展策略的报告。数字资产研究院理事长,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旭珩资本董事长; 曾任联合国⼯业发展组织中国环保项目国际协调官,中国光⼤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多家美国NASDAQ上市公司董事、董事⻓。

Leave a Reply

1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