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经济学茶话》是牛顿先生与黄江南教授关于观念经济学、区块链等主题进行的对话整理,本文是第3话。

对话人:

黄江南:著名观念经济学家;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旭珩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和君创业董事局主席。

  • 在上世纪80年代,黄江南与王岐山、朱嘉明、翁永曦四人被称为“改革四君子”。他们为中央合作撰写了一系列关于改革和经济发展的报告,分析预测了1980年中国经济衰退的危机,并给出危机对策;
  • 黄江南是莫干山会议的发起人之一,这场会议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一次关键会议。
  • 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布局的同时,黄江南率先提出、并开创了“观念经济学”理论体系。

牛顿先生:通证思维创始人;《观念经济学茶话》主理人;自协提出者;区块链行业知名KOL。

  • 牛顿先生书写了多篇“10万+”雄文:《黄金是最大的空气币》,《货币已死,token永生》等,包括描绘人类新型组织形式的《逃脱奴役之路:自协——自由人的自由协作》。

以下为对话实录:

人类的三次飞跃源自观念进步:语言、文字、数字化

黄江南

我们来谈谈认识论,可以说人类的发展历史就是人类的观念认识不断的发展过程。

有人不认同,说重要的是物质的发展。这就是从物质主义的角度来看,把一切归于物质,从物质又进一步归于工具,通过工具发展的各个阶段得出了人类发展的几个阶段。但是,工具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人设计出来的,人有了相应的认识才能造出这个工具。也就是说,人的认识发展到哪个阶段,才有那个阶段的工具出现,所以人类的进步就是观念的进步。

牛顿先生

对于人类历史的划分,大家现在大多都还在选用一个物质上的进步作为标志,比如第一台蒸汽机标志着进入工业革命等等。

那么从观念的角度,黄老师有什么更好的划分方式?

黄江南

对于观念的进步我们可以分为三大飞跃来理解。

第一大飞跃是语言。人和动物最大的差别不是使用工具,而是使用语言。有了语言才有了观念进步的巨大飞跃,人才能被称之为人,没有进行复杂的思维活动和沟通活动的能力,还不能称之为人。

动物之间的吼叫,至多只能传递极简单的观念。而只有产生语言才能交换复杂的观念,也只有有了复杂观念的交流,观念才能够延续和进一步发展。一个再牛的大师,如果没有语言,当他死了之后他的观念就彻底消失了,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他究竟创造了怎样的观念,这样所有的观念创造和突破都不能传播,也不能一代一代传递下来。只有互相的交流,才能促使观念不断地向前发展。

牛顿先生

是的,语言就像整个人类观念的DNA编码技术一样,有了语言,遗传物质才知道怎么组合,观念才得以流传和发展下来。

从另一方面来说,每个人的大脑都是彼此隔绝的孤岛,也正是有了语言,才使大脑之间建立了链接,观念物才变成了一种于全人类的客观存在。

黄江南

第二个飞跃是文字。语言已经完成了观念交流的功能,但是文字出现之前观念只能口口相传,必须面对面才能完成交流,因此观念不能准确的记录和保留。另外,在不断口口相传的过程中,不同环节都可能产生理解和传递的误差,以至于观念保真性存在很大问题。所以,尽管有语言与无语言对观念的发展已经是天壤之别,但是文字的出现带来观念发展更大的飞跃。文字可以把观点准确记录下来,并且其传播打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使观念可以一代一代传下去。

可以说,语言的出现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标志,而文字的出现是人类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在文字充分发展起来之后,一年积累的思维进步,可能超过人类没有文字的历史中积淀的进步。这种速度上的提升,就是又一次飞跃。

第三个飞跃,是数字化的飞跃。1948年计算机的出现,为观念的进步又带来了一次大的加速。数字化的观念交流与记录,比之前的时期快了很多,成本低了很多,1948年以前所有的信息积累,都比不过我们现在一个月的信息积累量。

计算机出现到现在也就80年,但是发生了之前几千年才能发生的巨大的变化。但往更深里说,计算机的出现都不能算作正式开始数字化,应该再往后推,到1989年万维网,也就是互联网的出现,人类数字化进程才正式开始。这样算起来到现在时间就更短了,只有30年,很多变化都是这30年发生的。语言、文字是观念的工具,计算机互联网也是观念的工具,这就是观念的工具进步反过来对观念发展的影响。

真正人类发展的根源是观念,是人类对世界的认识。

牛顿先生:

人类进步真正的原因其实是观念进步,语言将观念沉淀和链接,文字将观念确定,数字化全面加速观念的生产和交流,这三个关键阶段才是人类进步的关键。

人类的认识,就是定义概念和形成逻辑的过程

牛顿先生

我们是否可以在更细的层面做个拆解,比如人类认识的过程是怎样的?或者说,您的一些观念是如何形成的?

黄江南

人类的任何认识,第一步都是形成概念,就是先要对被认识物定义一个概念。其实概念并不神奇,每个人看到一个东西都会在大脑中形成一个概念,每一个概念就是一个观念。

人类是群体,需要交流,所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证概念的一致性。不能我说的是这个东西,而在你脑中的其实是那个东西,这样交流就一定出问题。概念的理解不同,很容易就会出现对牛弹琴的情况。所以需要把概念准确定义,需要把它的外沿和内涵定义清楚,这样每个人都能明白它的边界和它的条件。

有些概念不好搞清楚,甚至永远搞不清楚,比如说美,大家就都很难交流。但当我们谈到科学的时候,一定要尽可能的让概念清晰化,让每个人的理解都是一致的,类似于直接copy。我们知道,数学化是最准确最不会有偏差的表达,所以科学运用了大量的数字和公式。所以说数学提供了一个概念一致性的基础,使概念沟通的效率达到最高。

当然概念也是在不断发展的,你的认识对象变化更新了,你的概念就必须跟着更新、发展和创造。所以一个学科的第一件任务,就是定义自己学科的概念体系。有时在研究中是可以沿用一些老的概念,但是当老的概念没办法描述清楚对象,因为毕竟新的学科很多认识对象本身都是新的事物,它们在老的概念中根本就不存在,这时候就必须创造概念了。

牛顿先生

是的,在阅读过程中,我也经常被各种不同的概念搞晕,尤其是很多看似很基础的概念,大家的理解偏差反而特别大,比如怎么区分公平、平等和公正等等。

尤其在区块链来临之后,很多传统经济学的名词被拿来解释新世界,总是有偏差。所以我也经常跟周围的人讲:拿着旧世界的地图,永远找不到新大陆。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新造一些概念,才能表示清楚我们定义的东西,但这往往又导致别人很难正确理解我们所造的概念。

那么黄老师认为咱们应该如何跳出这种概念的误区呢?

黄江南

所以观念经济学就要定义一系列新的概念,包括传统经济学的很多定义不清晰的基本概念,我们要重新定义清楚。像最基本的“经济”,之前没有一个人准确定义清楚经济,有人说是资源的有效利用,有人说是稀缺资源的分配,但是都有偏差。在观念经济学中,经济定义为:人类全部有关财富的活动,包括财富的创造、财富的流动、及财富的使用和消费。不管是消费还是生产,都是关于财富的活动。

牛顿先生

这时候人们常常会追问,财富是什么?

黄江南

观念经济学对财富的准确定义是:对人类生存和发展有价值的物的总称。

牛顿先生

那么价值是什么呢?

黄江南

观念经济学中也有准确的定义:人类对物的一种判断。当物与人类的生存发展发生利害关系时,人们对这种关系做出一个判断,即为价值。当物对人类有利时,判断为正价值、或有价值、或价值。当物与人类不发生利害关系时,判断为无价值。当物损害人类利益时,判断为负价值。

财富一般就可以分为,经济财富和一般财富。所谓经济财富就是有经济价值的财富,比如说空气是不是财富?可以肯定它是一种财富,但它不是经济财富,他没有价格标示。但要在潜水艇里又会不一样,它就有了价格标示,变成了经济财富。另外经济财富还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占有。当产品都可以自由取用的时候,它就不是经济财富,就变成了一般财富。

价值,财富,商品,产品,你会发现观念经济学对每一个概念都做了专门的很精确的定义。有些定义可能跟传统经济学不一样,但在我们即将出版的观念经济学这本书里,就要按照本书的定义来理解。比如在传统经济学里存钱不是储蓄,只有投资才是储蓄,但在观念经济学定义中,存款就属于储蓄。为什么重新定义储蓄这个概念呢,一方面因为我觉得原有的定义不科学,跟人们的理解和常识也相去甚远,跟当前经济行为也不吻合,所以我们重新定义它。

牛顿先生

似乎有很多概念包含着其他的概念,像是比较复杂的概念,这样的概念是如何形成的呢?

黄江南

人的认识的第二步是什么?是概念之间建立逻辑关系,也就是概念在思维中运动的过程。概念经过逻辑的关系会形成一个新的概念,这个概念就是更高层次更复杂的概念。

比如说勾股定律这个概念,就是线段、ABCD等很多概念的组合,当我们谈到勾股定律这个概念时,就自动包含了与之相关的许多概念和逻辑关系。再比如GDP也是一个概念,当要解释GDP这个概念时,就需要用很多的概念去把它逻辑化,比如产品、销售等等一大套的GDP的计算原理。

但我们现在用的时候,就不用讲GDP是怎么形成的,直接说“今年GDP是上升的”这种高层次的就好了。所以人的思维认识的过程,不外乎就是概念的生成,然后逻辑运动形成新的概念,然后再逻辑,再概念再逻辑再改变这么一个过程。人类的认知就是这么进步的。所以我们的研究也是这个过程,先要把所有的概念清晰化,然后给出概念的逻辑,形成理论,再一步步升维形成更高层次的理论。

无论概念、逻辑、还是理论,都属于观念。

牛顿先生:

定义概念、加上逻辑运动、形成新的概念,再加上逻辑运动,再形成新的概念……如此往复,即构成人类的认识过程。这其实也是一种分形的美。

科学,哲学,神学,人类的三种认识

牛顿先生

如此之美的观念形成的过程,也是认识形成的过程,应该如何进行分类和区别呢?

黄江南

我将现在人的思维认识划分为三个类别,就像三个圈。

第一个类别叫科学,科学是可以被证伪的。科学有两类,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但在很久以前,人文学都不是科学,都属于我们接下来要说的第二个圈,也就是哲学。所以,以前经济学也不是科学,都是思维形成的理论,没法被经济实践验证。但现在有些经济学模型正在走向科学化,它可能做不到百分百准确,只有70%的准确,但也有效。这里就引申出科学性的问题,科学性实际是指理论逻辑与现实现象的一致性,就像上次对话我们说到的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见《观念经济学茶话 第2话》),自然科学的理论要求与现象百分百一致,也就是说,自然科学具有完全的科学性,而人文科学无论什么理论都能找出与理论逻辑不同的现象,因此人文科学具有不完整的科学性,但由于它符合大多数事物的现象,那么从另一方面,它还是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也就是我们上节讨论过的,经济学是遵循大数定理的科学。

第二个类别是哲学。哲学只管解释世界,有概念有逻辑但无法被验证。从大的范畴里,历史学就属于哲学,历史上重大的事件人们往往给予各种各样的解释,也可以形成解释的流派和理论,但这样的历史事件是不可能重复的,也就是不能够用实践来检验的,所以历史的研究归根结底是一种哲学性的研究。

第三个类别是神学。神学不但没法验证,而且并没有给出逻辑,只要求人们相信。人们的信仰,包括基本的价值观,其实都属于这个范畴。你相信耶稣还是相信释迦牟尼,这一层是没有逻辑的,只有你相信什么。

对于经济学,首先得有逻辑,就是已经进入第二层哲学的圈内,其次我们得努力去把它变成一个科学。大数据的出现,使得很多经济关系可以用经济现象验证,因而今天的经济学越来越从讲道理的哲学形式发展成为讲验证的科学形式。

牛顿先生

今天谈的内容比较多,我来做个总结:

首先,人类的观念经历了语言、文字和数字化,三次大的飞跃,每一次观念工具的革新,也都带来观念更快更大的发展;

而我们的认识,经历了不断地定义新概念形成逻辑,再定义更高层次的概念,并如此往复这样一个思维分形的过程;

最后,我们可以分为科学、哲学、神学三个层面来归纳人类的认识。

黄江南

黄江南

著名经济学家,“改革四君⼦”之一,《观念经济学》理论创建者,莫⼲山会议发起者之⼀; ⻩江南先⽣为中国从80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建⾔献策,提供过上百个改革和经济发展策略的报告。数字资产研究院理事长,梧桐树资本董事局主席,旭珩资本董事长; 曾任联合国⼯业发展组织中国环保项目国际协调官,中国光⼤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多家美国NASDAQ上市公司董事、董事⻓。

Leave a Reply

20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