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首发于巴比特

2019年最大悬念:区块链Netscape时刻能到来吗?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全球区块链从业者心中。到底什么是Netscape时刻呢?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互联网的发展历史。

我们知道互联网的萌生是在1960年代,最初的阿帕网经过漫长的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末,出现了今天用的最多的WWW(World Wide Web)。1991年的5月20日,太阳报刊登一篇文章预测,互联网将会改变亿万人的生活。但是此后3年,仍旧没有人知道互联网究竟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根本性改变。直到一个叫Marc Andreessen的天才横空出世,发明了浏览器,创办了网景,并于1994年发布了Netscape Navigator 1.0。任何人只要看一眼浏览器页面,就知道互联网是干啥用的。伴随着它的出现,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包括资讯阅读、线上社交、电子商务、在线视频等互联网应用,在短短两年内被全部设想出来。可以说,此后20年的互联网发展只是在实现那两年人们所吹过的牛。

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曾经也经历了“人人都相信它能改变世界,人人都不知道它如何改变世界”的阶段,直到Netscape出现那一刻,所有的疑虑在一瞬间被打消了。无疑,区块链也在等待这样一个“Netscape时刻”,过去两年,我们对此有过大量的讨论。最近圈内一个比较有名的作者Hannah Konitshek写了一篇文章,说我们其实仍在等待区块链行业的“Netscape时刻”。所以坦率讲,我们还没有迎来这一时刻。我认为这是2019年的最大悬念,也是我们行业的人需要为之奋斗的目标,就是尽快的让这个行业迎来“Netscape时刻。

未来必须走向应用, 区块链是产业互联网的刚需

有些人会说,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早就出现了,那就是炒币,但是我要说,炒币绝对不足以支撑区块链的未来发展,我这里把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变化和中国监管政策的发布,做了一个对应。当然这样做,有点以中国为中心了。但我希望大家通过这个图可以看到,靠投机、靠炒作掀起来的高峰,很快就会被压制下去,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对这件事也不会抱有希望了。区块链必须走向应用,大家最直接能想到的就是无币区块链,即把区块链作为一个不可篡改的分布式时序数据库。

不管各位对于无币区块链有什么样的看法,我始终认为,仅仅把区块链视为多地多活的、多方共享的、不可篡改的、时序严格的数据库,它本身就有很强的应用价值,这一点毋庸置疑。经过研究后,我们认为,这样一个作为共享数据库的区块链,是产业互联网的“刚需”,为什么这样讲呢?

过去20多年的互联网,我们认为应该叫消费互联网,解决的是需求端的问题,现在已经发展的比较成熟了,所以有人提出来,我们要不要做一个产业互联网,解决一下供给端的问题。

对于消费端的交易摩擦问题,特点是获取信息障碍比较大,摩擦比较大,但是做出决策非常简单。比如你在网上购物,找到性价比高的货物过程比较复杂,但一旦找到之后,决策起来很简单,就是你一个人说了算。所以在消费互联网时代,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网站非常繁荣,因为消费者交易摩擦最高的地方,就是信息的获取环节,付款的时候,支付宝、微信两家就解决了。

而供给端的交易摩擦,主要体现在决策上,找到商家之后,你要去检查他的信息是否真实。反复检查和修订和签订合约,这一系列事宜都计算在你的决策成本之中。所以在这个供给端端互联网中,纯粹靠5G增加信息发现的速度,或者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在自己的那部分很小的数据里去发现价值,意义并不是很大。核心问题是他不知道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是否可信。所以产业互联网离不开区块链,区块链就是用来解决企业间的互信问题,区块链是产业互联网的刚需。

无币区块链难点在于激励,通证经济的未来路径在哪?

对博弈论感兴趣的朋友会很熟悉这个表格,博弈论开篇的入门例子就是囚徒困境,然后就会用上面这个表格,在数学上叫做双变量矩阵,来解释两个企业合作与否的收益情况, 可以看到,甲、乙不合作,各自收益为(6,6),如果一方贡献自己的信息,而另一方贪享但不回报,收益将会是(0,12),如果双方都开诚布公,那么收益就会变成最优的(12,12)。

所以我们的问题就是怎么样从右下角的(6,6)走向左上角的(12,12)。通常有两种办法:

第一是通过行政命令,就是监管科技,政府推动食品追溯、药品追溯,强制相关企业进行合作。但是这也会造成两个问题,一是政府看得到的地方可以实施,看不到的地方就实施不好,或者实施不了。二是如果我们所有的经济合作都必须借助政府推动的话,最后就会形成一个政府控制一切的体系,而我们知道,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距离是比较大的。所以说,行政命令一定是有作用、有价值的,但它不能成为主流。

第二是企业间通过区块链自主、自愿的结合在一起。这就需要调动市场的力量,用经济激励的方式来实现,也就是我们的通证经济。

进入2019年后,通证经济的内涵发生了一些变化,以ICO为代表的通证经济时代已经过去了,不光为监管所限制,也被市场所抛弃,所以对此无需再抱多余的幻想。

那么我们还有3条路径可走,一是小通证;二是监管时代的通证金融,北美在尝试STO,但国内仍是不允许的;三是DAPP,这方面的崛起速度是比较快的,虽然还没有达到让大家眼前一亮的状态。

我特别重点介绍下“小通证”,这是我们现在的主攻方向。

“小通证”就是把我们原先通证中的融资功能拿掉,保留了流通、激励、证明等其他功能。从实施思路上来讲,我们总结了五点:积分通证化、规则合约化、业务游戏化、用户社群化、布局全球化,接下来我会依次解释下。

1.积分通证化

我们的整体思路是以企业的产品和服务作为小通证的价值背书,来为企业重新设计企业用户积分,将其发行到公链或者行业链上,用明确的具有法律意义的保证书宣示出来。我们允许用户将积分上链,但是主要的应用场景不会在链上,而是在链下。这样一个加分完全符合监管部门的要求。未来主要是在B端,商业合作伙伴之间可以通过这个积分实现一些生态级别的合作。

2.规则合约化

能够写在智能合约里的规则。都尽量写进去,但有些东西毕竟不能写在链上,那我们是不是就能反悔了呢?当然不是,如果不能变成智能合约,就变成纸面上的合约。大家不要小看了保证书上链

3.业务游戏化

其实业务区块链游戏化这件事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在提,它的主张是希望在一些不属于游戏的场景和应用,利用游戏化的手段,改善它的互动性,减少交易摩擦。

围绕这一领域,出现了很多理论,上图展示的著名的八角行为分析法,在这里我就不展开了,只是想告诉大家,业务游戏化早就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因为它探讨的是人的根本需求,就是积极参与协作。

而之所以没有发扬光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现有的积分体系水分太大,不足于取信于民,导致游戏变成了一种花招。我们认为这不是游戏化本身的失败,如果基于区块链这样一个信任基础,游戏化就大有作为。

4.用户社群化

在通证经济到来之前,我们企业和用户的关系是左手边这张图,一个没有人情味的企业面向一群同质化的客户。但是当我们用小通证,让用户开始养育油宝宝,互相配对、租赁的时候,他们之间就变得有感情有温度了。企业在其中只是一个节点,它把用户组成了一个网络、一个社群,这件事意义极其重大。这样一个企业,就有可能进化成我们所憧憬的通证经济协作体。

5. 布局全球化

我觉得大家应该有布局全球的眼光,我们在当前法律法规的形势之下,选择去做小通证,但还有这么几个地方值得大家去关注,比如香港,一年之内大概率会落地沙盒,新加坡、韩国、澳洲可能可以直接用大通,但方式进行设计,北美等地也在积极推动STO,大家应该牢牢把握住这样的机会。我们在中国做小通证,因为在哪个地方,就要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但小通证是个基础,未来可以去覆盖、去辐射。

经济系统设计是难点,公链正形成新一轮竞争?

最后,我谈一下通证经济现下的难点与未来的期望。

难点:经济系统设计是最大难点

另一方面,通证经济的难点在于经济系统设计,我过去以Fcoin的通证FT为例强调了很多遍,我们不是金融专业的,基于Fortuna团队给出的估值方程展示了FT发行系数调整对于估值的影响。在这里我就不赘述了。

期望:2019年通证经济的未来趋势

我谈一下对于通证经济2019年的几个期望:

一是新一代公链竞争态势出现端倪,我认为以太坊的王冠可能易主,可以看到新一代公链在全面超越上一代公链。前星云链 CTO 钟馥百和我们一起正在开发一条新的公链叫Zerohm,这条链高达1万每秒的TPS,以及它的双层结构,即一条主链上面可以挂无数的子链,我想这些特性都代表了新一代公链的发展方向。

二是我希望游戏能够引爆区块链DAPP,区块链游戏都在搞通证化,玩游戏的用户可以得到游戏的分红,我觉得它有可能在一个狭小领域引爆区块链游戏的发展。而另一方面来讲,游戏DAPP可能会公链的竞争格局。我们统计各币种的换手率可以看到,EOS高达30.1%,以太坊高达19.8%,谁越是活跃,谁的换手率就越好,谁就有可能代表着未来的发展方面。

三是我希望在今年,小通证+游戏化的模式能出现若干成功案例。

四是希望金融监管能取得重大突破,换句话说,做金融必须要有监管。短期来讲,对于一个新生事物,既有优点,又有隐患,监管叫停观察是可以理解的,但就长期发展而言,不可能因为一个事物不完善就完全不允许。

最后,我希望今年能看到通证经济的“Netscape时刻”,我们认为这个时刻是由“新一代智能合约公链+互联网产品的通证化改造+大规模的DAPP应用”构成,它们组合之后能出现一种新的产品,让我们的用户看一眼,就知道是它了,因为别的技术分本做不了,我坚信它一定存在。

我们的愿景是,希望通过通证经济来创建一个覆盖数十亿民众的交易费用极低的全球自由市场,这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在这里我想引用我非常尊敬的经济学家科斯的话作结语:“若产权明晰,并且交易费用为零或很小,则无论初始产权的配置如何,通过谈判和市场交易,总可使配置达到帕累托最优。”

孟岩

孟岩

“通证经济”概念提出者; 通证思维实验室发起人; 数字资产研究院副院长; CSDN 副总裁;

Leave a Reply